Google+ Badge

2013年10月17日星期四

中西醫整合治療新面貌(2010-04 康健雜誌137期)

中西醫整合治療新面貌(2010-04 康健雜誌137期)

几年前,一场中医药与另类医疗研讨会,竟由台大外科教授张金坚担任主持人,引人注目。毕竟「台大」加上「外科」的血统,应该跟这个主题分属敌我阵营!

引言时,这位执刀逾30载,擅长开乳癌、大肠癌等手术的外科权威说,过去他一直认为,救治病人就是「开刀、开刀」、尽己所能。但多年下来,他却看到很多病人在术后接受治疗的过程中,因为副作用,身心饱受折磨,甚而因受不了痛苦,放弃治疗;有的病人虽然治疗成功,存活下来,生活品质却大受影响,过得很不快乐,「原来,要帮助病人,不是只有开刀而已,」他内省感性的关怀,令人动容。

今年初春,张金坚在台大医院狭小的办公室内,跟《康健》分享心情转折:「我看到病人治疗中,头髮掉、白血球低、气若游丝,却一直努力配合治疗,是医生眼中的好病人,但在跟死神搏斗过程中,还是有脆弱的一面……。」

这些年来,他的态度开始转变。过去,热心的张金坚只要听到病人吃中草药,往往不假辞色,一急还会责骂,深怕病人病急乱投医,延误生命。现在,虽不鼓励,但也不会禁止病人在有需要时,寻求合格的中医师协助,并希望知道病人正在用哪些另类治疗,适时提供建议。

「病人化疗时免疫力下降,中药及另类疗法能否让他们增强免疫力?哪些另类医疗可以让病人的情绪较稳定,降低压力?」他思忖,另类治疗也许不能增加病人存活率,但可提高生活品质。

西医结合辅助疗法,世界趋势

现代医疗已逐渐变貌,在国外,西医治疗结合针灸、瑜伽、气功、催眠等辅助疗法,风行全球。

世界知名的美国史隆凯特灵纪念医院(Sloan-Kettering Memorial)于1999年,在《纽约时报》刊全版广告,一位微笑的中年妇女开心戴着印度花绸,遮住落髮,底下的文案写道:「我对抗癌症的方式包括化疗、瑞典式按摩,并聆听节奏低沉的西藏鼓乐放松精神。」广告诉求,史隆凯特灵纪念医院是新式的整合型医疗中心。

至今,美国有许多大医院提供另类医疗,超过三分之二的医学院提供相关选修课程;美国疾病药物管理局在2004年报告,有七成五以上的美国成人曾经接触含祷告在内的另类疗法。
世界卫生组织也在2002年首度发布第一份「传统医学策略」,希望协助会员国透过实施传统医学的政策,逐步建立传统药物的质量和危害的资料库。两年后,又再度公布另类医疗使用指引,建议各国政府对民众提供另类药物的效用与安全资料,并设立报告机制,让病人在服用这些药物出现副作用时,可以做出报告。

而在台湾,中医药本就是固有文化的一环,生病时,中西医兼看,也是许多民众惯有的行为。

愈来愈多医院有中医门诊。台大是少数不设中医部门的大医院,但在去年春成立辅助暨整合医学中心,为民众提供音乐疗法、灵性谘询、艺术辅助疗法、太极拳健身谘询及中草药谘询等服务。

中心主任余家利医师,引用美国学者一句名言︰「或许我们不喜欢,或许我们不贊同,但是我们不能忽视它的存在!」说明台大对辅助医疗的看法。

这个中心缘起于前院长林芳郁和几位副院长到美国参访,看到着名的德州安德森癌症中心等癌症医院,竟设立另类医疗中心帮助病人,成效很好,病人满意度也高,林芳郁回台后,也要求同仁积极成立类似单位。

余家利说,正统医学的好处是有实证,但疗效还做不到百分之百,在台湾看诊时间有限下,也不大关心病人的生活品质、心理压力。但罹患恶性疾病、慢性病的病人,很高比例寻求西医以外的医疗,「你否认不了,」如何给病人正确建议,才更重要。

在中医界眼里,台大的脚步虽然慢,但「龙头老大」毕竟也顺应潮流动起来,还是让人欣慰。其他医院的脚步更快,在一些疾病领域,已经开始中西医整合,联手治疗病人。

>>>肝炎领域
台北市立联合医院林森中医院区近年来将中西医整合列为发展重点。每週三下午,院内所有不需看诊的医师都要参加讨论会,由中、西医两方医师针对肝炎、中风后遗症、疼痛、癌症放疗、化疗后遗症等,实例讨论,寻求共同治疗的方案。

院长郑振鸿也亲自出点子,将原慢性病防治院旧址的林森院区,改造成灯光明亮、空间宽敞的优质看诊环境,并设立结合中西医的住院病房(即住院病人同时有中、西医两位主治医师),另有中西医联合肝炎门诊、疼痛门诊等服务,同一诊间有中医师、西医师两位主治医师看诊。

在肝炎门诊外,20多岁的洪先生刚看完病。他有脂肪肝、B肝带原,因为身体还没恶化到需要吃药的地步,过去西医师只叮嘱他多运动、作息正常、注意饮食。但每天从台北到桃园通勤上班,且常加班,回到家大多午夜时分,让他即使想照顾健康也有心无力,但又想调养身体,所以他跑来看肝炎联合门诊,同一时段就可以看到两个医师,省去奔波,并且问诊开药「既有西医师监控,又有中医师帮忙调理,正好符合我的需求,」他说。

院长郑振鸿正因为深知民众的需要,推出这样的门诊服务。他在临床医学领域30年,过去在台北市立和平医院看诊时,即以擅看肝胆疾病闻名,一诊常看超过上百个病人。经年累月看到病人自行决定找中医或西医,缺乏专业意见,不时付出惨痛的代价,他感触很深:「病人好无助!」

他客观地说,中药不可能杀肝炎病毒,病毒性肝炎病人还是要用西药,但病人在用干扰素、肝安能、贝乐克等抗病毒的西药时,可以藉助中药缓解西药引起的全身倦怠、忧郁等不适。

又如,肝硬化的病人遇到腹水,西医只能给病人打白蛋白、利尿剂,两三天后要抽腹水,抽了后,病人又会胀气,不久又有腹水,恶性循环。但辅助用中药,改善身体排尿,减少腹水。

「中西医师如果能同时看诊,一起与病人讨论,解决治疗疑点,可让治疗更完美,」他说。


>>>中风等重大疾病

一些重大疾病的治疗,也激盪出中西医整合的火花。健保局这4年来针对有中医部门的医院,推动脑血管疾病、癌症、小儿脑性麻痺、小儿气喘等病患住院的中医辅助医疗试办计划。今年元月起,又新推出「中风一年内门诊中医辅助疗法」,鼓励医院支持中西医整合,让出院的中风病人在一年内恢復的黄金期,做中医针灸等也享有健保给付。

这项计划的给付对象也扩大到加入健保,且受过合格脑中风针灸训练的中医诊所,增加病人在住家附近看诊的选择,避免舟车劳顿。健保局并在网站上陆续公告核可的中医诊所名单。
林口长庚医院前中医针伤部主任,现任中国医药大学附设医院副院长的孙茂峰医师,当年主动向健保局提出试办计划,促使中医有机会和西医一起会诊住院病人。过去他曾有不少病人因为被西医师从病歷上发现病人也在看中医,西医师把病歷一丢,对病人说:「你在看中医,不用来找我了。」现在情况比较好转,西医比较愿意跟中医合作,他感慨地说:「困难重重,但终究踏出了一步。」

家住台中的董小姐很能深刻体会中西医合作的好处。她的女儿今年21岁,是中部一所医学院的学生。去年秋在宿舍昏倒,直到傍晚才被同学发现,送到中国医药大学附设医院,午夜时紧急开刀。

但脑部出血严重,原本花样年华的女儿,术后智力、言语表达、肢体能力等都受损,手脚蜷曲不能站,连轮椅也坐不住,必须用绑的才得到支撑;歪歪斜斜坐在轮椅上还边流口水,连她的大女儿都因为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眼光,不太敢在医院的走廊上推妹妹透透气……。谈到这些点滴,董小姐不禁哽咽。

西医师主动告知可以配合针灸,復原比较快。董小姐把握任何机会,除了让女儿復健,每週另做3次针灸,并且勤帮女儿按摩。慢慢地,她女儿的手脚有感觉,甚至可以站立;虽然说话偶尔会打结,而且很多东西得重头教,但她女儿进步之快,已经让其他同做復建的病友家属吃惊,纷纷打探究竟。

中国附医在治疗脑中风,中西医互补,让董小姐的女儿和其他病人,多一线机会。

■中药加针灸可改善神经缺损

中国医药大学针灸研究所教授谢庆良统计发现,会诊中医的中风病人,吃中药加针灸可有效改善神经缺损,尤其运动功能障碍、意识、认知能力等,病人病情恢復较好。

另外,他在门诊观察到,有些病人接受西医治疗但效果没有显着表现出来时,加上中医辅助,效果更好。

例如,癫痫病人原本西药控制不好,加用中药或针灸后,控制得很好。巴金森病人兼用西药和中药,也可减缓病情恶化的速度。


中西医合作的「科学化」挑战

正因为西方医疗的侷限,中西医合作才更令人期待。不过,两套不同的语言、思维,真想要合作,确实不易。

一位旅居海外二十几年的中医师,因罹患癌症,这两年回到台湾治疗。因为化疗期间有诸多副作用,他寻求中医帮忙,并想告诉西医师,自己兼用中西医,但去找一家医学中心的名医治病时,对方连问都没问,只冷冷地告诉他「不要去吃有的没的」,让他心凉了大半,嘴边的话又吞下肚。

他感嘆,正因为没有很好的中西医合作环境,他跑了多家大医院求诊的经验中,常看到许多病人私自找另类疗法而受害的例子。

他曾遇到一个乳癌病人,不慎找到郎中敷药、拔罐,起初胸前一片红疹,这位女病人说,对方告诉她是好转反应;后来化脓溃烂,女病人还相信「正常毒气反应」的说法,结果枉送性命。

许多医院目前做的中西医联合门诊,依旧西医看西医的,中医看中医的,两边医师没有交集对话,甚至这类医疗服务,多少有医院为了在健保大饼不足的情况下,另闢财源的考量。

另外,中医如何拿出更多科学证据,而不是经验医学,也考验中、西医师之间的互信。

例如,中药跟西药之间可能有怎样的交互作用,是许多西医师在这次採访中,提到的担忧。
一向予人反对中医立场鲜明的和信治癌中心医院院长黄达夫强调,中西医整合,只要有科学证据,「我们求之不得。」

他担心的是,目前中西医合併,有多少是以科学为根据?有多少是医院着眼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?他更挂心,中医界宣称中药能降低化学药物的副作用,其实是抵销了化学药物的效能,两者之间的关系需要进一步釐清,才能保障病人的生命安全.

如何在顾及安全与有效的前提下,中西医整合,是一大挑战。但也如同台大余家利主任提到,台大成立辅助暨整合医学中心的动机一样:「或许我们会成功,或许我们会失败,但是我们不能不尝试!」

现代医疗需要新面貌!


(全文轉載自網際網絡)

2013年9月12日星期四

中药性味归经,少耐药性,有助提高治癌疗效(光明良醫2013.08.24/文 黄秀仪)

中药性味归经,少耐药性,有助提高治癌疗效
光明良医2013.08.31(台湾孙苓献博士医生专访  之2)

单味药组成处方后的复合成份更複杂,无法通过现代药理研究分析出来,独具一格。(图:光明日报)


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讯)中药治疗疾病的优点是以整体观为中心,且根据个人的病况调整处方,量体裁衣。在临床上,应用中西医整合治疗癌症的中医师孙苓献博士认为,中药用于治疗癌症的优势是其有性味归经之说,意思是指,每一种中药都有四气,五味,升降浮沉和归经。所以,其对机体的某一个脏腑,某一条经络有特殊作用,宛如“标靶药”。而对其他脏腑或经络的作用较少或没有作用。例如清热解毒药,效用偏于肺、肝、胃。临床上,随着病情的转归,一个癌患可能会用上七八条处方,灵活度很强。故可谓不易产生耐药性的状况,有助提高治癒率。


诱导癌细胞自杀死亡

他强调,中药能够经历几千年的考验而没有被淘汰的主因是其複合成份,不易产生耐药性。而单味药组成处方后的複合成份更複杂,无法通过现代药理研究分析出来,却也形成其治病优势和特色。

“西药是直接杀死癌细胞,但中药的药理机转与西药不同,中药不是直接杀死癌细胞,而是诱导癌细胞自杀而死亡,透过改善体质以抑制癌细胞增生条件。同时有调节机体生理功能和免疫系统的功效,自然有助增加治癒率。因此中药不应限于只用现代药理机转来研究和应用。简而言之,中药更应以中医理论来应用,才能真正发挥中医原有的功效,不然就会失去中医辨证论治的精髓,进而也影响疗效。”

孙苓献接受专访时说,虽然中药药理研究“西药化”是当前的一个中药研究趋势,对中药在化学物质,甚至分子结构层面有了更深入的认识。不过,却限缩以中医医理来认识疾病另一层面的思维。因为中医裡头没有细胞、病毒等说法,却有阴阳、气血、经络等说法,这也是中医治病强调辨证论治的根本。例如,从中医的观点来看,肝癌可能有八个证型像太阳证、少阴证等,患者可能还兼挟湿、火、痰等,脉象、舌象等也不同,所用的处方当然也跟着不一样。也许是黄芩汤,或小柴胡汤,或补阳还五汤等等化裁加减,完全没有所谓的“套方”应对,这也很考验医师的辨证水平。

“近代药理研究也证实,有些中药处方能够抑制癌细胞的主因是其能够杀死癌干细胞,降低复发率。但是,若以现代药理研究来分析,是找不到其哪种成份可以杀死癌干细胞,因此,现代科研发现,人参有38种人参皂苷,虫草有虫草酸,白花蛇舌草有哪些成份对中医治疗而言可做为一种参考,但是其性味归经,病机何时该用,何时不该用对中医治疗而言则更为重要……处方有效,才能够帮到患者。”


不过于攻邪,免伤正气

孙苓献觉得,古中医秉持中文造字的精神,下笔前必讲究“文以载道”。例如中医说的“处方”不只是“处理的方法”而已,更深一层的意义是提醒医家,此病是“处于何方”?意思是讲,必先瞭解病机是在哪个方位、方面、或方向?才能开立处方。疗法这麽多,到底哪一种适合患者?这一定要经过望闻问切四诊合参,深思熟虑才能做决定。癌患可做的治疗很多,但要谨记的是,攻邪不能太过,以免损伤正气,即不过度治疗癌细胞。否则,往往会适得其反,缩短生命。

“中医应用处方不是一方用到底,而是患者的病况现在怎样,就要用对证的哪个处方?可能整个疗程会用上七八条,甚至十条处方是很常见的,何况所开的处方并不是只针对癌细胞,因此不易有耐药性的困扰。”

随着现代生物科技发展先进,中药的生产模式也日趋现代化和成熟,包括运用最新的发酵与萃取技术,因此,其安全均经过严格检验,并有大量科学实验,甚至正式人体临床试验以证实这类新中药複方的疗效。他认为,业界可让西医肿瘤科医生多加认识这些中药複方,甚至积极应用。

“虽然这还是不脱套方的思维,并非像真正中医治癌高手一对一的单独开方,但在複方配伍安全的前提下,正式的临床试验也证实,中药複方还是能发挥相当高比例的疗效,如此在减少患者对癌症传统治疗恐惧的同时,又能提高临床疗效,才是中医界真正能及时利益广大癌症患者最务实有效的方法。”


用药强调平衡制约
处方多半毒性不强

中医师孙苓献透露,临床上,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,中医古籍的许多处方包括黄芩汤、小柴胡汤、柴胡疏肝汤和半夏泻心汤等,如果病机对了,一样也可用来治疗癌症,起着一定的疗效。再者,虽说是药三分毒,不过中药的毒性怎样也不比化疗药来得毒。因为中医师用药配伍强调平衡和制约,份量精确,所以毒性不强。好比医圣张仲景配伍的处方所用的份量,五、三、一,奇数、偶数还要对应《易经》的数象,不是随便配伍出来的,所以其处方均是“经典的处方”,故称经方。

竹茹性味甘,微寒,归肺、胃经,
清热化痰,止呕,是治疗虚烦、
烦渴和胃虚呕逆的要药。(图:光明日报)
“用药如用兵,医术高明的中医师心中有万兵,完全是对证开方,不管你是肝癌、乳癌、肺癌,而你是否患的是太阳病、少阴病、兼湿,兼痰……我对证开方,针对个人情况加减化裁。达到“毒”出“能”(量)入的目的,病况才可能缓和下来。”

他指出,如果患者的病机是实证、热证,可以用攻法攻克一段时间,一旦病情改善后,就要更换疗法,以达到“祛邪而不伤正,扶正而不助邪”的效果,并避免“祛邪正亦衰,扶正邪更盛”的困境。


化疗后调理虚弱体质

他直言,经过化疗的末期癌患的体质会转变,会从热性体质改为寒性、虚弱体质。这得依靠中医来调理扳正,包括回阳救逆,扶阳补正,以改善癌症恶病质(Cachexia)带来的冲击。癌症恶病质意指末期癌症患者常出现的体重下降、无法进食及疲惫衰竭等三大症状,临床约40%末期患者普遍须面对这些问题。


医疗制度无保障
少有医师专治癌患

现今应用纯中药治疗癌症的中医师屈指可数,这不是说中医没本事治癌,而是现有的医疗制度无法保障中医师的权益,造成中医师宁可治疗疑难杂症也不碰癌症,委实可惜。

中医师孙苓献说,虽然如此,仍有一些医术高明的中医师坚守岗位,专治癌患,疗效也不俗。但个人体力、精神和时间毕竟有限,无法应付多不胜数的患者。有者以癌患为重,往往过劳而逝,令人惋惜。

他不讳言,中医师治疗的癌患多是无法应用现代医学疗法治疗或是治疗失败,才转投中医,这无形中也降低治癒率。因为患者的体质原本可能是“热性”的,经化、放疗之后,体质转变成“寒性”,要用中药调理颇费功夫,这个过程亦佈满变数。即便最后他们无法根除肿瘤,至少带瘤生存,延长生命及提高生活品质。

“中医不管你有没有癌细胞,只要将你的体质调好,阴阳平衡,带瘤生存,活得有品质,死得有尊严。但现代医学会说你是癌症,要开刀化疗放疗等等,若中医师耽误患者接受这三大主要疗法就可能会被告,造成中医都不治癌患。……临床上,确确有癌患以纯中药治疗,但佔少数,因为他们不要承受现代医疗的折腾。”

不过,孙苓献也提及,中医药治癌还面临另一个挑战,就是药材品质下降的窘境而影响疗效。这与大环境因素如气候、地理环境、栽种方式与各污染等的巨大变化脱离不了关係,并也极需相关的各造反思和调整,方可能力挽窘势。(光明日报/良医‧报导:黄秀仪)

2013年9月8日星期日

為什麼是我得癌症?復旦大學女博士/于娟遺作

為什麼是我得癌症?復旦大學女博士/于娟遺作

于娟,女,年32歲,祖籍山東濟寧,海外歸國博士,本科就讀上海交大,在復旦讀完碩士博士,後赴挪威繼續深造。回國任職於復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講師,一個大學副教授的妻子,一個兩歲孩子的母親。

2010年1月2日,于娟被確診乳腺癌晚期,2011年4月19日淩晨三時許,于娟辭世。


時隔一年,幾經生死,我可以坐在桌邊打字,我覺得是我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了,客觀科學,不帶任何感情色彩地去分析總結一下,為啥是我得癌症。做這件事對我並無任何意義,但是對周圍的人可能會起到防微杜漸的作用。

我在癌症裡整整掙扎了一年,人間極刑般的苦痛,身心已經摧殘到無可摧殘,我不想看到這件事在任何一個人身上發生,但凡是人,我都要去幫他們去避免,哪怕是我最為憎恨討厭的人。

之所以去思考這個問題,並且儘量想寫下來是因為無論從什麼角度分析,我都不應該是患上癌症的那個人。痛定思痛,我開始反思自己究竟哪點做得不好,所以上天給我開個如此大的玩笑,設個如此嚴峻的考驗。

一、飲食習慣:

1、瞎吃:

我是個從來不會在餐桌上拒絕嘗鮮的人。基於很多客觀原因,比方老爹是廚子之類的優越條件,我吃過很多不該吃的東西。不完全的統計,孔雀、海鷗、鯨魚、河豚、梅花鹿、羚羊、熊、麋鹿、馴鹿、麂子、錦雉、野豬、五步蛇諸如此類不勝枚舉。除了鯨魚是在日本的時候超市自己買的,其他都是順水推舟式的被請客。然而,我卻必須深刻反省,這些東西都不該吃。尤其我看了《和諧拯救危機》之後。選擇吃他們,剝奪他們的生命,讓我覺得罪孽深重。破壞世間的和諧、暴虐地去吃生靈、傷害自然毀滅生命這類的話就不說了。

最最主要的是,說實話,這些所謂天物珍饈,味道確實非常一般。那個海鷗肉,高壓鍋4個小時的煮燉仍然硬的像石頭,咬上去就像啃森林裡的千年老藤,肉纖維好粗好乾好硬,好不容易啃下去的一口塞在牙縫裡搞了兩天才搞出來。

我們要相信我們聰明的祖先,幾千年的智慧沉澱,他們篩選了悠長悠長的時候,遠遠長過我們壽命時間的無數倍,才最終鎖定了我們現在的食材,並由此豢養。如果孔雀比雞好吃,那麼現在雞就是孔雀,孔雀就是雞。

2、暴飲暴食:

我是個率性隨意的人,做事講究一劍在手快意恩仇,吃東西講究大碗喝酒大口吃肉。我的食量聞名中外,在歐洲的時候導師動不動就請我去吃飯,原因是老太太沒有胃口,看我吃飯吃得風捲殘雲很是過癮,有我陪餐講笑話她就有食欲。其二,我很貪吃。之所以叫bluemm是因為在復旦讀書時候導師有六個一起做課題的研究生,我是唯一的女生。但是聚餐的時候,5個男生沒有比我吃得多的。年輕的傻事就不說了,即便工作以後,仍然屏著腰痛(其實已經是晚期骨轉移了)去參加院裡組織的陽澄湖之旅,一天吃掉7個螃蟹。

我最喜歡玩的手機遊戲是貪吃蛇,雖然功夫很差。反思想想,無論你再靈巧機敏,貪吃的後果總是自食其果。玩來玩去,我竟然是那條吃到自己的貪食蛇。

3、嗜葷如命:

得病之前,每逢吃飯若是桌上無葷,我會興趣索然,那頓飯即便吃了很多也感覺沒吃飯一樣。我媽認為這種飲食嗜好,或者說飲食習慣,或者說遺傳,都是怪我爹。我爹三十出頭的年紀就是國家特一級廚師,90年代的時候,職稱比現在難混,所以他在當地烹飪界有點名頭。

我初中時候,當地三分之一的廚子是父親的徒子徒孫,而認識他的人都知道我是他的掌上明珠。可想而知,我只要去飯店,就會被叫「師妹」,而那些叫「師叔」的廚子會帶我到廚房,並使勁地塞好吃的東西給我。那時候沒有健康飲食一說,而且北方小城物質匱乏,葷食稀缺。我吃的都是葷菜。

其二就是,我很喜歡吃海鮮。話說十二年前第一次去光頭(我丈夫)家,他家在舟山小島上。一進家門,我首先被滿桌的海鮮吸引,連他們家人的問題都言簡意賅地打發掉,急吼吼開始進入餐桌戰鬥,瞬間我的面前堆起來一堆螃蟹貝殼山。公公婆婆微笑著面面相覷。我的戰鬥力驚人超過了大家的預料,導致婆婆在廚房洗碗的時候,差公公再去菜市場採購,因為怕晚飯不夠料了。

十幾年之後每次提到我的第一次見面,婆家人都會笑得直不起腰,問我怎麼不顧及大家對你第一印象。我的言論是:我當然要本我示人,如果覺得我吃相不好,就不讓我當兒媳婦的公婆不要也罷,那麼蹭一頓海鮮是一頓,吃到肚子裡就是王道。

我在這裡寫這些不是說吃海鮮不好,而是在反思為啥我多吃要得病:我是魯西北的土孩子,不是海邊出生海裡長大的弄潮兒,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光頭每日吃生蝦生螃蟹沒事,而我長期吃就會有這樣那樣的身體變化:嫁到海島不等於我就成了漁民的體質。

話說我得了病之後,光頭一個星期不到,考研突擊一樣看完了很多不知道哪裡搞來的健康食療書,比方坎貝爾的《中國健康調查報告》、《治癒癌症救命療法》等等,引經據典,開始相信牛奶中的酪蛋白具有極強的促癌效果,以動物性食物為主的膳食,會導致慢性疾病的發生(如肥胖、冠心病、腫瘤、骨質疏鬆等),以植物性食物為主的膳食最有利於健康,也最能有效地預防和控制慢性疾病。即多吃糧食、蔬菜和水果,少吃雞、鴨、魚、肉、蛋、奶等。可憐躺在床上只能張嘴餵食的我,開始化療那天開始就從老虎變成了兔子。話說生死經歷換來的關於化療時候應該吃什麼的,我會有空寫下來給大家分享,最好所有人一輩子都用不到,但是無論怎麼說,像我這樣切身體會的東西,應該讓需要的人知道,免得像我這樣走彎路。

第二部分:睡眠習慣:

這些文字不像我平時行文blog,想到哪裡寫到哪裡,所以我寫這個系列很慢很慢,因為我自認為這些文字比我的博士論文更有價值,比我發表的所有學術文章更有讀者。我要儘可能控制自己,不要下筆千言離題萬里,還要系統認真地前後回想分析一遍。

現在這個社會上,太多年輕人莫名其妙得了癌症,或者莫名其妙過勞死,而得到的原因往往是所謂的專家或者周圍人分析出來的。因為當事人得了這種病,苟活世間的時間很短,沒有心思也沒有能力去行長文告誡世間男女,過勞死的更不可能跳起來說明原因再躺回棺材去。

我作為一個復旦的青年教師,有責任有義務去做我能做的事,讓周圍活著的人更好的活下去,否則,剛讀了個博士學位就有癌症晚期,翹了還不是保家衛國壯烈犧牲的,這樣無異於鴻毛。寫這些文字,哪怕一個人收益,我也會讓自己覺得,還有點價值。

我平時的習慣是晚睡。其實晚睡在我這個年紀不算什麼大事,也不會晚睡晚出癌症。我認識的所有人都晚睡,身體都不錯,但是晚睡的確非常不好。回想十年來,自從沒有了本科宿舍的熄燈管束(其實那個時候我也經常晚睡),我基本上沒有12點之前睡過。學習、考GT之類現在看來毫無價值的證書、考研是堂而皇之的理由。與此同時,聊天、網聊、BBS灌水、蹦迪、吃飯、K歌、保齡球、吃飯、一個人發呆(號稱思考)填充了沒有堂而皇之理由的每個夜晚。厲害的時候通宵熬夜,平時的早睡也基本上在夜裡1點前。後來我生了癌症,開始自學中醫,看黃帝內經之類。在此引用一段話:

下午5——7點酉時腎經當令
晚上7——9點戌時心包經當令
晚上9——11點亥時三焦經當令
晚上11——1點子時肝經當令
淩晨1——3點丑時膽經當令
淩晨3——5點寅時肺經當令
淩晨5——7點卯時大腸經當令
當令是當值的意思。

也就是說這些時間,是這些器官起了主要的作用。 從養生的觀點出發,人體不能在這些時候干擾這些器官工作。休息,可以防止身體分配氣血去勞動,那麼所有的氣血,就集中進行當令的臟器工作了。長期熬夜,或者晚睡,對身體是不好的。

我的肝有幾個指標在查出癌症的時候偏高,但是我此前沒有任何肝臟問題。我非常奇怪並且急於搞明白為什麼我的肝功能有點小問題,因為肝功能不好不能繼續化療的。不久以後我查到了下面一段話: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盛京醫院感染科主任竇曉光介紹,熬夜直接危害肝臟。熬夜時,人體中的血液都供給了腦部,內臟供血就會相應減少,導致肝臟乏氧,長此以往,就會對肝臟造成損害。

23時至次日3時,是肝臟活動能力最強的時段,也是肝臟最佳的排毒時期,如果肝臟功能得不到休息,會引起肝臟血流相對不足,已受損的肝細胞難以修復並加劇惡化。而肝臟是人體最大的代謝器官,肝臟受損足以損害全身。所以,「長期熬夜等於慢性自殺」的說法並不誇張。

因此,醫生建議人們從23時左右開始上床睡覺,次日1至3時進入深睡眠狀態,好好地養足肝血。得病之後,說實話,客觀情況是我基本失去了自理能力,喝水都只能仰著脖子要吸管,更不要說熬夜。因此我每天都很早睡覺,然後每天開始吃綠豆水、吃天然維生素B、吃雜糧粥。然後非常神奇的是,別的病友化療會肝功能越來越差,我居然養好了,第二次化療,肝功能完全恢復正常了。

希望此段文字,對需要幫助的人有所貢獻。也真心希望我的朋友們,相信千里之堤毀於蟻穴這句古話。我們是現代人,不可能脫離現代的生活節奏以及身邊的干擾,那麼,在能控制的時候多控制,在能早睡的時候儘量善待自己的身體。有些事情,電影也好、BBS也好、K歌也好,想想無非感官享受,過了那一刻,都是浮雲。唯一踩在地上的,是你健康的身體!

于娟生前語錄:

1、若天不絕我,那麼癌症卻真是個警鐘。我何苦像之前的三十年那樣辛勤地做蝜蝂,何必做拼命三郎?名利權情,沒有一樣是不辛苦的,卻沒有一樣可以帶走。

2、生與死,生的路對我來說,猶如殘風蠶絲;而死卻是太過簡單的事。而且痛快舒暢,不用承受日夜蝕骨之痛。但是死,卻要讓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的 親人們承受幼年喪母,中年喪妻,老年喪女之痛。雖然能不能苟活由不得我,至少我要為自己的親人抗爭與掙扎。自盡是萬萬不能的,因為我是個母親。

3、在生死臨界點的時候,我才發現,任何的加班(長期熬夜等於慢性自殺),給自己太多的壓力,買房買車的需求,這些都是浮雲。如果有時間,好好陪陪你的孩子,把買車的錢給父母親買雙鞋,不要拼命去換什麼大房子,和相愛的人在一起,蝸居也幸福!

由W.J.YANG整理编製2013.07.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