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+ Badge

2013年1月25日星期五

最快樂的人 教你4帖快樂處方(作者:張靜慧)



26歲前,馬修.李卡德(MatthieuRicard)是一位分子生物學家,他的父親是法國著名的哲學家、政治評論家,出版過暢銷書《沒有馬克斯,沒有耶穌》;母親則是知名畫家,為多位舞蹈大師畫過巨幅舞台布景。他們家名流出入,往來皆鴻儒;他的指導教授是諾貝爾獎得主,前途不可限量;他多才多藝、交友廣闊,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不滿足?

但馬修就是覺得少了什麼。他認為財富、名聲、才華並不能帶來真正的快樂,反倒仰慕人權鬥士金恩博士、印度聖雄甘地那樣關懷、影響別人的人;他也發現世間的學問不能解決人類的煩惱,向心靈探索才能找到最終答案。

20歲那年,馬修看到一組流亡在印度、不丹的藏傳佛教喇嘛的紀錄片,「他們的容貌各有不同,但散發出非常相似的內在美感、慈悲的力量與智慧,令人著迷,」他形容。他很快就決定旅行到印度見他們。

這次印度行對馬修非常重要,「我找到了真實的啟發,讓人生有確切的方向和意義。」之後6年,馬修每年暑假都會去印度,跟隨康久仁波切學習佛法,尋求真正的快樂與平靜。

26歲,馬修拿到博士學位,也決定離開繁華的巴黎,到印度出家,人生大轉彎。

愛子長到20幾歲,前景一片光明,卻決定到遙遠的印度出家,馬修的父親自然很失望,但也尊重兒子的選擇。外界曾謠傳,他們父子從此斷絕了往來,其實並非事實,他們一直保持聯絡,父親也多次到印度、不丹看他。

幾年前,馬修與父親進行了多場討論生命意義的對談,後來集結成暢銷書《僧侶與哲學家》,被翻譯成21國語言。

《EQ》作者丹尼爾.高曼(DanielGoleman)形容馬修「是我認識最快樂的人之一」。有一次他們一起在加德滿都機場等飛機,但班機延誤,不知何時才能起飛,讓人著急,「但因為馬修的磁場,那幾小時就像幾分鐘般飛躍過去。他的快樂可以『傳染』給別人。」

在與《康健》的越洋專訪裏,馬修分享了他的快樂處方:


處方一:相信「快樂是可能的」

馬修不諱言,當他的書《快樂學》在法國出版時,有些學者直言他們對快樂不感興趣,同時也不相信快樂是可以培養的。

馬修並不想辯論,只想請他們看看活生生的例子。美國心理學家郝華德.克德勒(HowardCutler)形容達賴喇嘛:「他帶著一種滿足感和寧靜在生活,這是我在其他人身上從沒看見過的。」

馬修自己的經驗也說明「快樂是可能的」。

有一次他去印度旅行,火車瘋狂地擁擠,當地強盜橫行,火車上人人煩躁緊張,不停咒罵。

行前就有人提醒馬修小心照顧手提電腦,所以他慎重地放在椅子上方一個安全的地方。但在混亂中,馬修的電腦還是不見了,裡面有他一個月來工作的成果;接著,火車上的燈又熄了。睡在睡袋裡的馬修,「突然發現自己一點也不生氣,反而感到不可思議的輕鬆,經驗到一種完全的自由和快樂。」

這次經驗讓馬修相信,人絕對有可能活在一種持久快樂的狀態。

而科學研究也支持這種說法。實驗發現,資深禪修者腦部反映正向情緒的區域特別活躍,顯示他們處在喜悅、關心他人的狀態下。

馬修強調,他並不是想讚嘆某些特殊的個案,或宣揚佛教比其他宗教好,「我學到的是,如果有智慧的人能夠快樂,那麼快樂必然是可以得到的。重點不在否定目前的生活,而是鼓勵我們從智者身上學習、獲益。」


處方二:搞懂真正的快樂

馬修認為,向外追逐財富名利、權勢、物質生活、感官刺激、男歡女愛、口腹之慾……,都只是暫時的享樂,並不能長久,反而可能引發狂熱或依賴,讓心處在不安的狀態,離真正的快樂愈來愈遠。

達賴喇嘛曾說過:「如果一個人剛搬進全新的豪宅,卻感到極不快樂,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找一扇窗戶,然後跳出去。」

馬修曾來台灣參加宗教活動數次,也因此認識一位台灣的名歌星,有一次,她向馬修抱怨成名後的壓力,說到情緒崩潰,哭著說:「我希望自己從來沒有成名!」

「我們聽過多少次,金錢買不到快樂、權力帶來腐化、名聲摧毀私生活?失敗、分離、疾病與死亡,隨時會發生,」馬修說。

但他強調,不向外追逐名利與享樂並不是放棄人生所有美好的事物,「真要那樣,絕對愚蠢!沒有理由剝奪我們欣賞美景、限制我們在大海中遨遊、享受玫瑰花香。」

重要的是,不沉溺在暫時的歡樂假象中,而要去發掘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事,「什麼能帶來長遠的滿足、喜悅與寧靜?並且進一步想:怎樣讓別人也得到同樣的快樂與平靜?」


處方三:不用出家、隱居也能變快樂

一般人有家庭、有工作,很難拋下一切到深山裡打坐、修行,難道註定得不到快樂?

「我們不可能全都變成奧運標槍選手,但可以學會如何擲標槍;不用變成阿格西(美國網球名將),但可以喜愛網球,」馬修幽默地回答。

他的意思是,一般人只要願意每天花點時間禪定,不一定要變成佛教上師、也不一定要隱居,一樣可以慢慢轉化自己的內在,得到持續的快樂。

馬修出家前在巴黎生活,「每天短暫的禪定像氣味般滯留在日常生活中,為我帶來莫大的助益,」他形容。

他說的禪定不單指放鬆,還包括向內的觀照,注視念頭的來去生滅。方法如下:

●以舒適的姿勢坐在蒲團或椅子上,把背挺直,但不要緊張。雙手放在膝蓋或大腿上,眼睛微微注視前方的虛空,自然地呼吸。

●注意自己念頭的起落,讓它自然來去,不用制止也不要助長它。

●心境較為平靜後,在練習結束前,再花點時間品嚐平靜的心帶來的溫暖與喜悅。

如果經常練習,心就很容易平靜,當念頭生起,我們不再受到它的困擾,就像海浪被風吹起,很快又恢復平靜。


處方四:跟情緒和解

馬修說,有一次,有個人騙了寺廟一大筆錢,竟然還跑來對他訓話;馬修血脈沸騰、聲音顫抖、憤怒地叫那個人滾蛋,然後推他出門。

「當時,我以為我的憤怒完全有理,過了幾小時,我才覺察,憤怒確實是毀滅性的情緒,把內心的平和與清晰度完全削弱,變成被掌控的布偶,」他說。

當你覺得被某種情緒「侵佔」的時候,馬修建議:

●想像自己身處在暴風雨的大海中,海浪比房子還高,而自己快被吞噬。

●再想像同一個情景,但是這次你在高空觀看,下面的海浪就像藍白色的馬賽克,水面安靜到不動。

●憤怒或執著的浪似乎都是真的,但要提醒自己:它們會生起,也會消失。為什麼還要繼續停留在煩惱的船上?把心變得跟天空一樣寬廣,你會發現情緒的浪頭,已失去你原來以為它具有的力量。

60歲的馬修近年重返科學界,與許多科學家及佛教領袖一起研究心靈科學,同時從事人道與教育工作,並出版《快樂學》,要把快樂種籽散播出去。

「當我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,能夠非常快樂地分享他們的生命;當我獨處時,每一秒鐘都是喜悅。做事成功,我感到喜悅;如果不成功,我也找不到理由煩惱,因為已經盡力了。」出家30多年,馬修不曾後悔,他坦蕩、平靜的態度,就是「快樂」最好的註解。



全文轉載自《康健雜誌》106期
網絡來源:http://www.commonhealth.com.tw/article/article.action?id=5016108&page=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