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oogle+ Badge

2013年9月12日星期四

中药性味归经,少耐药性,有助提高治癌疗效(光明良醫2013.08.24/文 黄秀仪)

中药性味归经,少耐药性,有助提高治癌疗效
光明良医2013.08.31(台湾孙苓献博士医生专访  之2)

单味药组成处方后的复合成份更複杂,无法通过现代药理研究分析出来,独具一格。(图:光明日报)


(雪兰莪‧八打灵再也讯)中药治疗疾病的优点是以整体观为中心,且根据个人的病况调整处方,量体裁衣。在临床上,应用中西医整合治疗癌症的中医师孙苓献博士认为,中药用于治疗癌症的优势是其有性味归经之说,意思是指,每一种中药都有四气,五味,升降浮沉和归经。所以,其对机体的某一个脏腑,某一条经络有特殊作用,宛如“标靶药”。而对其他脏腑或经络的作用较少或没有作用。例如清热解毒药,效用偏于肺、肝、胃。临床上,随着病情的转归,一个癌患可能会用上七八条处方,灵活度很强。故可谓不易产生耐药性的状况,有助提高治癒率。


诱导癌细胞自杀死亡

他强调,中药能够经历几千年的考验而没有被淘汰的主因是其複合成份,不易产生耐药性。而单味药组成处方后的複合成份更複杂,无法通过现代药理研究分析出来,却也形成其治病优势和特色。

“西药是直接杀死癌细胞,但中药的药理机转与西药不同,中药不是直接杀死癌细胞,而是诱导癌细胞自杀而死亡,透过改善体质以抑制癌细胞增生条件。同时有调节机体生理功能和免疫系统的功效,自然有助增加治癒率。因此中药不应限于只用现代药理机转来研究和应用。简而言之,中药更应以中医理论来应用,才能真正发挥中医原有的功效,不然就会失去中医辨证论治的精髓,进而也影响疗效。”

孙苓献接受专访时说,虽然中药药理研究“西药化”是当前的一个中药研究趋势,对中药在化学物质,甚至分子结构层面有了更深入的认识。不过,却限缩以中医医理来认识疾病另一层面的思维。因为中医裡头没有细胞、病毒等说法,却有阴阳、气血、经络等说法,这也是中医治病强调辨证论治的根本。例如,从中医的观点来看,肝癌可能有八个证型像太阳证、少阴证等,患者可能还兼挟湿、火、痰等,脉象、舌象等也不同,所用的处方当然也跟着不一样。也许是黄芩汤,或小柴胡汤,或补阳还五汤等等化裁加减,完全没有所谓的“套方”应对,这也很考验医师的辨证水平。

“近代药理研究也证实,有些中药处方能够抑制癌细胞的主因是其能够杀死癌干细胞,降低复发率。但是,若以现代药理研究来分析,是找不到其哪种成份可以杀死癌干细胞,因此,现代科研发现,人参有38种人参皂苷,虫草有虫草酸,白花蛇舌草有哪些成份对中医治疗而言可做为一种参考,但是其性味归经,病机何时该用,何时不该用对中医治疗而言则更为重要……处方有效,才能够帮到患者。”


不过于攻邪,免伤正气

孙苓献觉得,古中医秉持中文造字的精神,下笔前必讲究“文以载道”。例如中医说的“处方”不只是“处理的方法”而已,更深一层的意义是提醒医家,此病是“处于何方”?意思是讲,必先瞭解病机是在哪个方位、方面、或方向?才能开立处方。疗法这麽多,到底哪一种适合患者?这一定要经过望闻问切四诊合参,深思熟虑才能做决定。癌患可做的治疗很多,但要谨记的是,攻邪不能太过,以免损伤正气,即不过度治疗癌细胞。否则,往往会适得其反,缩短生命。

“中医应用处方不是一方用到底,而是患者的病况现在怎样,就要用对证的哪个处方?可能整个疗程会用上七八条,甚至十条处方是很常见的,何况所开的处方并不是只针对癌细胞,因此不易有耐药性的困扰。”

随着现代生物科技发展先进,中药的生产模式也日趋现代化和成熟,包括运用最新的发酵与萃取技术,因此,其安全均经过严格检验,并有大量科学实验,甚至正式人体临床试验以证实这类新中药複方的疗效。他认为,业界可让西医肿瘤科医生多加认识这些中药複方,甚至积极应用。

“虽然这还是不脱套方的思维,并非像真正中医治癌高手一对一的单独开方,但在複方配伍安全的前提下,正式的临床试验也证实,中药複方还是能发挥相当高比例的疗效,如此在减少患者对癌症传统治疗恐惧的同时,又能提高临床疗效,才是中医界真正能及时利益广大癌症患者最务实有效的方法。”


用药强调平衡制约
处方多半毒性不强

中医师孙苓献透露,临床上,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,中医古籍的许多处方包括黄芩汤、小柴胡汤、柴胡疏肝汤和半夏泻心汤等,如果病机对了,一样也可用来治疗癌症,起着一定的疗效。再者,虽说是药三分毒,不过中药的毒性怎样也不比化疗药来得毒。因为中医师用药配伍强调平衡和制约,份量精确,所以毒性不强。好比医圣张仲景配伍的处方所用的份量,五、三、一,奇数、偶数还要对应《易经》的数象,不是随便配伍出来的,所以其处方均是“经典的处方”,故称经方。

竹茹性味甘,微寒,归肺、胃经,
清热化痰,止呕,是治疗虚烦、
烦渴和胃虚呕逆的要药。(图:光明日报)
“用药如用兵,医术高明的中医师心中有万兵,完全是对证开方,不管你是肝癌、乳癌、肺癌,而你是否患的是太阳病、少阴病、兼湿,兼痰……我对证开方,针对个人情况加减化裁。达到“毒”出“能”(量)入的目的,病况才可能缓和下来。”

他指出,如果患者的病机是实证、热证,可以用攻法攻克一段时间,一旦病情改善后,就要更换疗法,以达到“祛邪而不伤正,扶正而不助邪”的效果,并避免“祛邪正亦衰,扶正邪更盛”的困境。


化疗后调理虚弱体质

他直言,经过化疗的末期癌患的体质会转变,会从热性体质改为寒性、虚弱体质。这得依靠中医来调理扳正,包括回阳救逆,扶阳补正,以改善癌症恶病质(Cachexia)带来的冲击。癌症恶病质意指末期癌症患者常出现的体重下降、无法进食及疲惫衰竭等三大症状,临床约40%末期患者普遍须面对这些问题。


医疗制度无保障
少有医师专治癌患

现今应用纯中药治疗癌症的中医师屈指可数,这不是说中医没本事治癌,而是现有的医疗制度无法保障中医师的权益,造成中医师宁可治疗疑难杂症也不碰癌症,委实可惜。

中医师孙苓献说,虽然如此,仍有一些医术高明的中医师坚守岗位,专治癌患,疗效也不俗。但个人体力、精神和时间毕竟有限,无法应付多不胜数的患者。有者以癌患为重,往往过劳而逝,令人惋惜。

他不讳言,中医师治疗的癌患多是无法应用现代医学疗法治疗或是治疗失败,才转投中医,这无形中也降低治癒率。因为患者的体质原本可能是“热性”的,经化、放疗之后,体质转变成“寒性”,要用中药调理颇费功夫,这个过程亦佈满变数。即便最后他们无法根除肿瘤,至少带瘤生存,延长生命及提高生活品质。

“中医不管你有没有癌细胞,只要将你的体质调好,阴阳平衡,带瘤生存,活得有品质,死得有尊严。但现代医学会说你是癌症,要开刀化疗放疗等等,若中医师耽误患者接受这三大主要疗法就可能会被告,造成中医都不治癌患。……临床上,确确有癌患以纯中药治疗,但佔少数,因为他们不要承受现代医疗的折腾。”

不过,孙苓献也提及,中医药治癌还面临另一个挑战,就是药材品质下降的窘境而影响疗效。这与大环境因素如气候、地理环境、栽种方式与各污染等的巨大变化脱离不了关係,并也极需相关的各造反思和调整,方可能力挽窘势。(光明日报/良医‧报导:黄秀仪)